非遗绍兴丨“船痴”何关明:还原绍兴古船文化

摘要: 船,是烟雨江南的前世,亦是水乡绍兴难以割舍的情结。

10-11 00:55 首页 浙里三味


船,是烟雨江南的前世,亦是水乡绍兴难以割舍的情结。

“我把我的一生都用在了船上,现在我有一个梦想,建造属于绍兴的船文化博物馆,让后人知道在我们绍兴曾有过哪些船只,也让绍兴的船文化继续延续下去。”眼前说话的这个人就是今天的主人公何关明,说这话的时候,他的身边已经摆放着按同比例缩小的的各类典型古船近100艘。

何关明是绍兴市松陵造船厂的厂长,他不善言辞,但是一提到船,提到船文化博物馆,他的话匣子就会一下子打开。


松陵造船厂坐落在东湖镇松陵村的河边,这里傍水而生,环境优美。站在桥上看船厂,让你仿佛觉得绍兴除了水乡、桥乡、酒乡外,是不是遗忘了一个“船乡”?今日,乘船前往渡口,席慕容说,渡口旁找不到一朵可以相送的花,那么,就让我们下船走进何关明和船的世界。 

苦心人天不负:收集资料,着手打造船只

“如果我现在不做这个事情,几年后,很多已上年纪的造船老技工可能会逐渐离世,那就没有人会做这个事情了。”说起船,很多人想到的是乌篷船,但是事实并非如此,在绍兴,传统木船的类型有百种以上,“明瓦船”、“戏班船”、“画舫船”、“游丝船”都属于绍兴传统木船。较早前,由8位70岁以上的造船师傅发起成立的“绍兴古船文化研究小组”已微缩复制出30多条传统木船,何关明就是要把所有的绍兴传统木船按原来比例缩小,并呈现在大家面前。

“我八年前就在计划这件事情,为此我特地走访了很多城市的博物馆,发现他们有古船文化博物馆,我们绍兴水行而山处,以船为车,更应该有这船文化的博物馆。我当时找了很多年纪大的造船师傅想做这件事,但有些都已经去世了。”何关明感慨地说。

造船的工序很多,在松陵造船厂,每个人都负责着不同的工序内容。在工厂干了30年的倪师傅告诉记者,光是刷油漆,就要进行打磨、刷底漆、补腻子、刷面漆等工序,一条2米左右的船做出来最快是5天左右,小船比大船难造。

何关明对古船质量也有着严格的把关。有一次何关明从诸暨出差回来,工厂里一条鳗线船已经完工了,但是他一量,比例不对,就把船中间拿掉了3公分,使船看上去更美观。造这个古船一定要保证质量,因为这个是要存放很久的,要给后人参观的。打造100条古船,还原绍兴古船文化,这都是何关明自己出钱自己筹划和建造的。在谈话中,他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让后人知道我们绍兴的船文化。

公益十年:从水里救起无数条生命

何关明除了想建造绍兴的古船博物馆外,还有一个设想,就是扩大水上救助中心。何关明已经在水上救助了好多人,具体多少人他说自己也不记得了。“你看,这是我自己的救援船,消防、抽水、电焊等功能都有。有火灾了,只要船能进,我这船的出水量可是能抵好几辆消防车的。”

何关明所说的水上救援队已经成立好多年,并救助了不少人。他之所以成立这样的救援队伍,是因为有一次有船翻掉了,里面有个8岁的小女孩快窒息了,但是绍兴水上的救援力量薄弱,只能从船下面割开。他那时候就想,要是有这样的一支救援队伍能在第一时间赶到出事地点,那么这个小女孩是不是不会这样被动和狼狈?
何关明曾在杜东桥救过一个小孩,当时是在水下气割将船底割破才把孩子救出来,还曾打捞在平水东江掉入河中的车子,那时还是晚上12点。何关明说,自从参与公益救援以来,这种事情还有很多很多。 

古船情结:这是一种文化和家族的传承

何关明今年48岁,他出生在造船世家,从他爷爷开始,就与船结下了不解之缘。何关明17岁就开始造船,大学毕业后就来到父亲的船厂工作。“我爷爷那时候是做石头船的,东湖的石头船基本都是他做的,就是运石头用的。对于船,我从小就耳濡目染自然而然就喜欢了。”


松陵造船厂是何关明的父亲创办的,他所在松陵村曾经造船业十分发达,拥有很多造船师傅,解放前,他们都是以个体为单位的,1958年,公私合营的松陵船厂成为当时有一定规模的专业造船企业,到现在已经有很长历史了。何关明自豪地说:“你们知道吗?北京什刹海的画舫船也是我们这里造的,还有诸暨五泄、柯桥大香林、嘉兴南湖的游船,也是我们造的。”

何关明对船很痴狂。他说每经过一处风景,只要看到有船的,他都要拍照,把船的样子拍下来。他平时喜欢和朋友一起钓鱼,也喜欢搜集古老的石头,对他而言年岁久远的东西会带着独特的魅力。

故事的最后,透过这些仿制的传统木船,我们能否看到绍兴水乡曾经的面貌?能否看到乘船赶集的匆匆行人、乘船看社戏的乡民、船上叫卖的渔民,以及那一艘野渡无人的时光之船……




点赞是对我们最好的鼓励

浙江日报记者 朱银燕  郑培庚

编辑:三味君



首页 - 浙里三味 的更多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