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鸥拈花析育儿|第十篇:你会吓大孩子,还是会爱大孩子?

摘要: 恐惧就像天上的星星,有无数个,你无法消灭它们。但是星星只存在于黑暗之中,当太阳升起时,它们就消失了。

10-12 15:10 首页 二孩时代冯颖

恐惧就像天上的星星,有无数个,你无法消灭它们。但是星星只存在于黑暗之中,当太阳升起时,它们就消失了。


今天想说说恐惧。

 

因为我发现身边的每个人很少有人承认自己在恐惧,那仿佛是证明我们弱爆了的证据,避之。提及恐惧,可能更多人想到的是面对危险时被惊吓,被折磨,两腿筛糠,惊恐的样子。


然而,现实的生活呈现的是我们很真实的无知无觉的活在恐惧里,并且很享受其中的安逸和舒适感。


听起来很匪夷所思。

 

举个特别常见的例子。


小朋友爱吃糖。常常是吃了一颗再要一颗,说好了吃三颗就不再给了。可是吃完了还是要。不给就哭,撒泼打滚各种招。


我们撒谎,搪塞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,想了很多办法杜绝这种吃了还要吃了还要的重复戏码。


1、藏起来!

2、咱家的糖吃完了。

3、糖坏掉了。

4、妈妈没有钱买了!

5、爸爸不让吃了!

6、你答应吃完了刷牙,妈妈就再给你一颗。

 

再不继我们还有最后的绝招:色厉内荏的吼叫,说不能吃了就不能吃了,这是规矩!



我们见招拆招的也学会了零活使用十八般武艺来“解决”问题,甚至还在各种育儿群里不断的交流取经,回家对付这个怎么都不听商量的熊孩子。



有人给招说:“别管了啊,让孩子自己掌控。”

立马就有人会说:“不行啊,我家那个不行啊,不管他,他能一口气吃光一瓶糖。”

有人再支招说:“那别买啊。”

就有人会说:“不行啊,我不买,家里老人会买啊,说了也不听,愁死了。再说了孩子大了自己也会买啊。”

“那不给钱啊。”

“不行啊,不给钱也不现实啊。”

有人再支招说:“那就温和拒绝,坚定的约法三章。”

就又有人说:“不行啊,我能坚定,就是温和不了,孩子一哭一打滚我就想原地爆炸。”

“那就让他哭,让他打滚”。

“不行啊,我家孩子可能哭了,哭一个小时没问题,谁受得了啊。“

……


说到最后,这件事仿佛无解,很可能就是孩子依然想多吃糖,事情并无实质性的改善,可我们却因此努力到精疲力竭,真想问一句: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



我们对于吃糖这件事的恐惧都有哪些?

1、吃糖不利于牙齿健康。

2、约定不执行,助长孩子说话不算数的气焰。

3、贪婪的孩子不能自律,对将来无益。

4、得不到就用哭闹来获取,行为让人厌恶。

5、此刻坏习一旦养成,将很难纠正,成为永远就太可怕了。


或许在不同的人身上还有更多,我能想到的就这些。



对于吃糖本身这件事来说直接的恐惧,估计就是第一条。后面几条都是因吃糖事件衍生出来的恐惧。



为了消除对于吃糖后果的恐惧,我们做了许多的努力,想了很多的办法,结果是恐惧越消越多。


 

生活中此类事件相当相当的多,再比如孩子吃饭睡觉的节奏,作业学习的习惯,业余玩耍的兴趣点,只要孩子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愿和常规的生活轨迹运转,我们就会有恐惧存在,有恐惧在的地方,就有我们努力战斗的痕迹,不眠不休。



但这并不能说明我享受恐惧的“舒适”感吧?

毕竟我们知道是因为恐惧第一条,而主动做了这么多的努力,我没有害怕“恐惧”啊,我在努力的跟它做斗争,消灭它啊!

我都这么勇敢了,怎么可以说我无知无觉的享受呢?

 

 

恩。问题就出在了“勇敢战斗”这里。



假如让你不再管孩子吃糖,不再管孩子吃饭睡觉的节奏,不再管孩子的作业学习,什么心都不操,什么都不要做如何?


(你可以思考5分钟,再继续往下读)。



估计会有很多人蹦起来,那怎么行!

孩子还那么小,你能列举出一千字的理由来反驳我。



这就是事实。

比起“操碎了心”,什么都不做更会要了我们的命。

因为这个做点什么让我们有了存在感,什么都不做那不就等于我可以不用存在么?

“不用存在”是一种何等深的恐惧。


 

所以表面看起来,我们受困于这些琐事,并且我们辣么的努力,怎么可能是恐惧,我明明在和困难做斗争好么?


其实不然,我们享受在为避免更深的恐惧而带来的这个“辣么努力做点什么”的过程里,因为这样证明我可以存在,我享受我的存在感。



人的一切行为,都是基于非存在的恐惧。因为不存在,所以才要拼命制造存在感,以证明自己的存在。



制造存在感的地方,就在关系里,我们是活在关系里的。亲子关系里,“母亲”就是我们扮演的角色,我们活在这个角色里,因为这个而有存在感。而通常我们都在努力扮演一个“被大众认可的良母”角色。

此道理通用于任何关系,夫妻关系、人际关系都是如此。



恐惧情绪从进化史角度来讲是一种原始情绪,它存在的意义和愤怒一样,都是来保护我们的。

作为一种尖锐的很难忽视的声音它在说:什么才是最重要的。

通常三种情况产生恐惧情绪:

1、生存需要

(我能不能活下来)
2、情感需要

(有没有人爱我)

3、发展需要

(我能不能发展新的适应方式)



这是最直击人心灵深处的恐惧,往往操纵着我们的行为。

 

恐惧的克星是柔软的爱


心理学家哈里.哈洛的那个著名的恒河猴实验说明了这一点,试验内容大意是这样的,将一只刚出生的恒河猴和母亲分享,并在笼中设置了两个“替代母亲”,一个是用冰冷钢硬的铁丝做的妈妈,胸前挂了一只奶瓶,可以喝到奶。一个是软软的仿真“布偶妈妈”,没有奶。实验结果发现,小猴子只有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才跑去铁丝妈妈那儿喝奶,喝完就离开,绝大多数时间,它都蜷在布偶妈妈的怀里,享受柔软的身体接触。小猴子在柔软妈妈的怀里克服了巨大的生存恐惧,得以存活下来。


 

我们不在爱里,就在恐惧里。



麦当娜在给昔日男友写过的情书中,有一封是这样的:

世上只有两种感觉,即爱和恐惧。

世上只有两种语言:为爱和恐惧。

世上只有两种行为:是爱和恐惧。


麦姐很是通透。



活在上述的恐惧“舒适区”里,就会生出很多控制。



因为恐惧让我们无法直视自己的那种不存在体验,转而向外界寻求认同和依靠,活在他人的价值体系里,疲于奔命的掌控一切,害怕失控,越怕失控越生出恐惧,越恐惧越失控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,怕什么来什么。越想努力赶走它,它反弹的力量越强大。越怕孩子吃糖,越吃糖。越怕孩子近视,终归近视。越怕孩子成绩差,早晚也是差。



如果外界无法满足我们,我们就会因为这个恐惧或羞愧,或愤怒,或僵住无力。



我害怕自己不存在,害怕自己不被爱,害怕自己适应不了当妈妈的辛苦,所以我要控制事情不要发生,控制孩子你的行为,或许改变你的行为,而让我不再恐惧。



为自己不是不对,恐惧是可以超越的,它有着更好的路径,下次再和大家探讨。



然而更多的人是把这份恐惧也传递给了孩子,让孩子也因为这份恐惧而疲于奔命的往前跑。



或许孩子也能咬牙跑到终点,跑出一些成就,但那个生命的本质是一种迫害,自卑很多,总是迎合外部世界的需求,你爱我像谁,我就扮演谁,唯独不能做自己,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无法享受自己这一份生命的美好,有的只是被恐惧追赶的恐惧。


而爱孩子,是不一样的。



爱是放下自己的恐惧,看见对方的需求,给予孩子成长需要的支持,享受向前奔跑的过程,淡化结果,每一步都有每一步的喜乐。



爱孩子传递的是爱和自我价值感,我可以做到,我可以更好,无需外界的评价,无所畏惧就是这么来的。生命就会活出一份真实,就像旷野里自然生长的野花那样,一种丰足的绽放美。







 

作者简介



海鸥 女 80后一颗不想老的灵魂

临床医学毕业,却狂爱心理学的自由职业者

普通的二孩妈妈,

从育儿入手终究走上自我成长的道路


  




看这里

想看超牛原创养育心经?

扫我^_^


看这里

想加入二孩妈妈育儿讨论大家庭?

扫我^_^




点击下方题目查看更多文章

↓↓↓

海鸥拈花析育儿|第七篇:你好,愤怒!

海鸥拈花析育儿|第八篇:胡萝卜和高兴

海鸥拈花析育儿|第九篇:我不够好,但那又怎样!








首页 - 二孩时代冯颖 的更多文章: